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少女的公车噩梦
少女的公车噩梦

放学后的花梨温顺地站在校门口人群拥挤的车站牌下。

  她穿着莲湖高中剪裁合身的校服,背着学校女生专有的粉嫩书包,翘首等待着开往终点站的电车。

  花梨捋起洁白的额前几缕黑发,自然的别到耳后,露出圆润小巧的耳垂和一半白皙的脖颈。

  天气有些炎热,花梨满是胶原蛋白的稚嫩脸颊上映照着两抹红晕。

  远远的,车子开过来了。

  人群里开始骚动,列车门“哗啦”一声缓缓打开,身后的人流纷纷往前涌动。

  “嗳~大家别急别急~”她好听的嗓音溢出喉咙,像是画眉鸟在歌唱,可那声音在嘈杂的空间里实在太轻,没人听见。她娇小玲珑的身躯便随着这洪流被推进了车厢里。

  她往车后缓缓挪动,可还没站好呢,车子已迅速启动往前开了,她有些重心不稳,一个匍匐往前人群摔去,这时旁边突然伸出来一只手将她一扯,带入一个充满薄荷清香的怀抱里。

  花梨慌乱中抬头,却只望到对方的下巴,上边露着点点青色的胡渣。

  “对不起对不起……”她连连抱歉,神智迅速做出反应,想要离开这陌生的怀抱,小手攀上坐背欲起身去拉头上的吊环。

  那男人却不允许,在这时突然将温热的大掌覆盖在她穿着百褶裙的小屁股上,把她摁住贴向了自己。

  “啊!”她惊呼出声,整个人跪着掉入他两腿间。她抬头,看清了男人的样子,他大概三十来岁,有着极浓的眉眼,两只墨黑色的眼里泛着光,英挺的鼻,唇形很好看。

  “你真香……”男人醇厚的嗓音如美味的葡萄酒,撩动人心弦。

  他一手抚上花梨雪嫩的脖子,鼻子在她身上嗅着,仿佛在闻枝头最俏丽芬芳的花朵。霸占在她小屁股上的大掌充满侵略性,居然就在众目睽睽下隔着裙子那层薄薄的布料一下一下捏起她充满弹性的两块肉瓣。

  “别……啊……”这已经是花梨这个月第五次在公交车上遇见色狼了。身体被男人触碰便异常敏感。

  她的两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撑在男人健壮的胸膛上,她左右摆弄着腰肢,企图将他放在自己臀上的大掌扭开好让自己爬起来。

  男人的大掌沿着她的裙摆摸了进去,隔着蕾丝小内裤摁上她腿间的的小花蕊。

  花梨被调教过的身体因这一系列动作而发热发软。男人熟门熟路的一把扯下花梨的小内裤,手掌迫不及待的覆盖上少女那片香嫩的柔软,狠狠挤压几下后,抬起两指掰开那道美味的肉缝,中指和食指居然同时往小洞穴插了进去!

  “啊!嗯啊.....!”一股酥麻从那娇嫩的一处绽放开去,花梨又痛苦又快乐,此时也不知是要抗拒还是迎合,恍惚地扭了扭身子。

  男人另一掌顺着她的上衣摆往上,伸进了她的裹胸里,揉捏起正在发育的小奶兔。

  少女的胸脯软绵绵的,似乎可以掐出水来,越是搓弄越是令人欲罢不能,男人的五指微粗糙却很有力量,紧紧包裹住她的小乳,爱不释手的玩弄着。

  “真像两只小水球……”男人的唇紧贴着她雪白的胸脯,发出低嘎地惊叹,“一口吞下一个怎样?”

  花梨两眼迷离,只觉下身被大掌挤压的地方麻酥酥的,痒痒的,跟一千只蚂蚁在撕咬似地,难受,却又夹杂着一丝丝舒爽。

  “嗯啊~”

  两指于小穴中抽插,拇指腹则坏心地摁压着最敏感的阴蒂,每摁一下,花梨的身体也会跟着弹跳一下。胸口的小奶兔被男人揉搓着,下身又被这样玩弄,小小年纪的花梨禁不住这样的快感,下身娇嫩的花瓣里一激动,便由里而外的吐出了一口透明诱人的蜜糖……

  “啧啧,小家伙,真正让你上天堂的棒子还没进去呢,下边的小嘴怎么就流水了呢。”坐在椅上的男人抽出了自己湿哒哒的手指,在花梨面前晃了晃,俯身凑到她红透了的耳垂边,坏心地调侃她:“可真是个天生的小浪货呢……”

  身材娇小的花梨,上半身被压在他怀里,下身已经软得半跪在男人分开的双腿间。她抬头,勾人心魂的两只黑琥珀似的眼眶里盈着眼泪,似随时要奔涌而下,挂起两条透明的小溪流。真是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我没有……”她瘪着嘴往后挪,反抗这个突然冠到自己身上有些侮辱性的称呼。

  男人扬眉,嘴角露出一笑,不置可否。


  电车到了一个站,又有人流蜂拥而上,男人的大掌突然摁住她的臀部,往自己一用力——迫使她“哎呀”低呼一声,再次跌入他两腿间。

  男人用那只沾过她体液的手,拉下了自己裆部的银色裤链。

  花梨惊恐万分地盯着被渐渐拉开的那道黑色缝里扑出一条青筋暴起的紫红色大棒子,就像见到森林里突然跳出来的凶恶猛兽。

  因为隔得极近,她甚至能观察到肉柱上端的小孔里分泌出的乳白色液体……像每天清晨喝的早餐牛奶。

  这是人生头一回近距离接触到男人的这物什。前几次,都是直接被摁到车门上做了,眼睛被蒙起来前后操弄,每次结束后她就被推下了车,她什么也没看清。

  “来,把它含在嘴里,”男人抖了抖肉棒,火辣辣的猩热味扑洒在她脸上。这东西隔她太近了,只要她微微张口,就能将它吞下去。

  身体是如此的诚实,空虚又好热,她其实也想要了……

  花梨听话的启唇,柔嫩的樱桃小嘴一点一点含住了肉柱的头部。唔,好大啊……仅仅这个头部,就跟一枚大鸡蛋似地,堵住了她的嘴。

  “和吃棒棒糖一样,舔它。”男人气息不稳地低声发出命令,花梨两只小手一起才握住了男人腿间的大棒子,她乖巧地伸出小舌头,从肉棒的底端一路舔上去,然后在顶端圆润的那处缓慢细致的磨研起来。

  少女的舌多么娇嫩呀,像草叶间滑腻的小蛇,被它刮过的地方,都舒服到了极致。

  真让人发狂!

  直逼着人想往小嘴肉壁中的更深处漫溯!

  男人呼吸变得急促,倏地将一手置于少女的乌黑的发丝上,大力摁着她的脑袋瓜往下,强迫她一瞬间将整根大肉棒都吞了下去……

  “唔唔……”成年男人充满欲望的硕大将花梨的小嘴挤了个满满当当,顶端的部分甚至还戳进了喉咙里!花梨整张小脸因为这突然的入侵而变了颜色,她难受得眼泪汪汪直往下流。

  “乖乖……你的嘴可是天堂……”男人的火热愈发粗壮,他开始抓着少女的肩膀,耸着胯部,让肉棒在她的小嘴里抽插起来。

  “唔……嗯……”男人挺腰大力地抽送着,硕大的肉棒在她嘴里一进一出,摩擦得嘴中的每一处都火辣辣的。麻酥酥的饱胀感充盈而来,她脸颊两边深深凹陷下去,承受着男人的坚挺一次次戳到最深处……

  男人满足地低吼,毫不顾忌周围人流里投过来的目光,他的两只手掌大力揉捏着花梨暴露在空气中的两团乳肉,拇指和食指扯住粉嫩的乳头,搓弄,转圈,拉伸。

  “唔……呜……”小嘴紧紧含住肉棒的花梨,她难受地躬起纤细的腰身,浑圆的屁股撅得高高的被身后的椅背压出印子,贝齿随着胸口的动作忍不住轻咬在了嘴中的肉棒上。

  因这个忽如其来的动作,男人兴奋至极的肉棒更是刺激得不像样子,肉棒涨大了一圈,男人加快抽插的动作,紧接着“砰……砰……砰”的几声,有好几阵黏糊糊的浊液喷入到花梨的美妙的喉咙深处,她与此同时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珠,被迫一次次吞咽,这接二连三的热流呛得她直掉眼泪……

  “咳……咳咳咳……”肉棒终于全部抽出去,花梨半张着合不拢的小嘴,残留在檀口中浓白的精液拌着涎水沿着嘴角一丝丝垂下,粘在了男人黑色的西裤裤腿上。

  有火苗开始在身体中“滋滋”燃烧,满身红潮的她趴在男人两腿间,拼命地咳嗽起来。


  雪嫩的小胸脯随着她的咳嗽上下飞速起伏着,一只大掌游移于她的小山包处,忽地把她上衣撕裂,上边的几颗珍珠扣“噔噔噔”掉在了电车地面上。

  一片雪白嫩花铺开在山谷,迷醉着人的眼球。

  男人呼吸渐深,拇指轻拢慢捻,少女的小乳球不自主的追随晃动,诱惑着男人炙热深邃的眼眸。

  他嘴倏地凑过去,捕捉住小山包上瑰丽的乳尖,将它牢牢含入口中。

  “啊……恩~”恰在这时,小花蕊中探进一根无名指,很是灵活的在湿润的内壁里挑弄着。

  男人湿滑的嘴唇一刻不停地吞吐着,山谷上绽放开的鲜乳球好似有无限魔力,吸引着他一遍一遍去采撷。

  他刚冒出头的胡渣杵在她酥软的乳肉上,刺刺的,痒痒的。

  “呀~~啊恩~~”花梨如小奶猫一般嘤嘤叫唤着,勾得人心痒痒。花穴中便又深入两指,三只长短不一的手指并拢,在湿润的穴中如鱼得水,兴风作浪。

  花梨沦陷在这样上下的挑逗中,雪白稚嫩如花骨朵的脸蛋表层冒着细密的汗珠,娇嫩的身躯上春意正浓。

  被三只手指反复摩擦勾弄的幽壑沟谷里,丝丝滑滑,汩汩活水潺潺流出,顺着白皙的大腿往外,形成蜿蜒流淌的小河。

  “啧,真是水嫩的小东西~”男人松了小乳,墨黑的眸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迷人的唇形满意的上扬,“小宝贝,接下来给你尝尝点心……”

  男人将沾着桃园蜜汁的手指在她的小屁股上涂抹了几下,接着倾身抱起满脸春潮的她坐在自己腿上。

  她的身子小小的,软绵绵的,仔细闻闻,还能嗅到若有似无的阵阵奶香。

  多么甜蜜的小东西呵!

  男人硕大的龙头已兵临城下,极富占有意味的轻敲着小嫩穴的幽幽阀门,仿佛随时要破门而入。

  唔,好热……花梨眼眸里挂着水雾,迷离地轻摆着小身子,用花瓣口去一下下的蹭男人绷紧的那处,她好想要,可却怎样也说不出如此羞耻的祈求……

  她可怜巴巴的,嘟着红嫩的小嘴,仰着红扑扑的小脸迷蒙地仰望他……

  她扭动着盈盈一握的小蛇腰,呈现出粉嫩的花蕊,汁液汩汩,接连不断的蜜糖从水嫩嫩的小口处流出。阵阵馨香扑鼻而来,多么迷人的风景。

  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男人感受她的渴求,眼光中也蓄起星火。

  但他却并没有如愿满足她,而是伸出一掌将她两腿大张缠住自己的腰,另一掌倏地把她上身往后推倒……

  下边水嫩如白莲的娇软如此便大喇喇地全部呈现于他眼前,这是一方新的天地,如摆上餐桌的,美味可口的一场盛宴。

  他凑上去在那肉瓣上铺天盖地的吻了一嘴。

  花梨倒垂着脑袋,思绪已成浆糊,身子像被挖空了,虚无缥缈起来。下身有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叫嚣着要被滚烫的东西填满……

  “啊!嗯呜……啊……”真的有东西就挤进来了,硬硬的一根刮过香径内壁,四周还遍布许多小小的倒刺,疼啊……她倒抽了一口凉气,那是什么?

  花梨迷蒙的睁眼,微微抬头,居然看见腿间插着一条……长长的黄瓜……

  “嘤……嗳~”她的收缩的小洞穴太窄也太紧致,只够挤进去三分之一的黄瓜。

  呜……嗯嗯……黄瓜好大,她快要被撑破了!

  男人两只手指夹着黄瓜棒身开始蛮横地在小穴里进进出出。

  每当刺进去压到某个点上,花梨便会舒爽到头皮发麻。有快感在体内深处一点点的囤积。

  她的两只手臂柔若无骨的的搭在男人腿上,乏力地揪住男人被水渍浸湿的裤腿,小身躯随着黄瓜的出入而抖动。

  男人已摸索到了她的敏感点,便极有技巧性地握着黄瓜往那处直戳。小花蕊跟随着抽动而一张一闭,花梨的身子如坠入漫天大海,浮浮沉沉。

  呜……四肢紧绷,快到高潮了……

  花梨好像听到有好多好多鸽子在脑中扑打着翅膀,簌簌地要从身体里飞出来了……她小手牢牢揪紧了男人的裤料,两条光滑细腻的腿扣住男人的紧实的劲腰。男人疯狂挺腰进出抽弄着那一根,挤压幽深甬道处的某个柔嫩的小点……

  “嗯……啊啊啊……呃嗯……”

  整个车厢里都飘荡着她的动人的呻吟声,体内的快感飙升到极致。朦胧间她看到三两颗星子从夜空中坠落,有汹涌泛滥的洪水冲出闸门,许许多多的烟花爆竹在小巷里阵阵炸开……

  “噗!”黄瓜被猛地抽出去,花梨死死地躬起小腹,一股接一股的汁水从桃源深处喷射而出,不过须臾,男人的西装和衬衣上便淋上了一阵淅淅沥沥的雨。

  小花穴里外皆是湿哒哒的一片,水漫金山,浓密的乌黑毛发上层林尽染。

  男人脸上布满动情的熏意,英挺的眉下,是盛着皎洁温润月光的双眼,摄人心魄。

  他丢掉湿漉漉的黄瓜,舔了舔舌。

  “宝贝儿,开正餐了……”他低呼,浓厚的声音销魂。裆部蓄谋已久的那处胀痛无比,热如火柱的昂然大物抵在少女红肿的花穴处。

  坚挺与柔嫩,短兵相接。

  他健壮的腰杆一挺,勃起一鼓作气地深入其中,占据了花径里的一片大好山河乾坤。

  嗯……真爽!

  尚且稚嫩的,软乎乎的,属于少女独有的紧窒丝滑的小洞,如此紧密的、牢固地含住了他的阳刚。

  令他万分眷恋的柔软,就这样咬着他哪怕不动弹,也足够舒服得浑身发麻。

  难怪有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差一点,他就差一点便射出来了!

  强忍住精关,冷静一会儿,他才搂住她的滑腻的腰肢,闭眼耸动起下身。

  太美妙了……每一次进入都到幽壑深处,像要攀上舒爽的云峰高处,每次退出到花径口,身体便将沉入深邃的湖泊底部,淋漓尽致的快感奔涌而至,妙不可言……

  “嗯嗯……啊啊……好深……”花梨小小的身子始终绷着,那勇猛的、雀跃的、充满活力的大棒子牢牢占据着她甬道里的每一处肉壁,它还在势不可挡地一点点壮大,实在是磨人啊,似要把她的小花穴撑大到破裂才罢休。她的背脊发麻,体力已透支,缠着男人腰杆的双腿儿因为持续升温的快感而娇软无力,疲惫不堪地直往下滑。

  两人紧密黏合的腿间处发出“噗嗤噗嗤”的淫秽声,车厢里虽开着冷空调,却依旧闷热无比。

  本是人声鼎沸的空间里早已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若有似无的斜睨着这对交合的男女。大家静静欣赏着,有欲火焚身的小伙猴急地掏出裤裆里的大家伙对着这火爆的场面自渎起来……

  空气里弥漫着爱欲的味道,像无数只软糯绵绵的小手,搔挠着人的腋下最柔软的那处……

  男人大力横冲直撞,属于他们的滚滚黏稠的雪白汁液翻滚横飞,溅在旁边的玻璃窗和注视着他们的乘客身上。

  小花穴里有片海,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紧紧吸附着男人粗壮的男根。他快如闪电的抽插,每一次要堪堪捅到最深处才满意,一退到花瓣口,又猝不及防地刺过去……

  “嗯嗯……呃……唔啊……”花梨难受极了,但这难受里又衍生出一些刺激的快感,她赤裸的小胸脯抖得厉害,一阵阵漫无边际的抽插逼得她眼泪直往外翻滚坠落……

  “小宝贝,我要射了……”男人的声音里夹着痛苦和愉悦。

  “嗯嗯……啊啊啊!”花梨的小胸脯上两丛白花花的肉抖得更厉害了。

  层层叠叠的褶皱花门一次次被推开,又被“啪啪”大力撞上,男人粗壮的的铁棒激烈地撞击。情到深处,他倏地抬高她的双腿,桀骜昂扬的男根膨胀到最大,猛插了几下,紧接着不客气的“噗噗噗”释放发射……

  新鲜的,雪白的精液,源源不断的、一滴不剩的全部注射到她小小的身体内,把她的小花穴里的每一处都严严实实填得满满的了……

  这些浊液被肉棒塞入最深处,且被紧密堵住。它们逐渐稀释 、融化,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

  她趴在男人肩膀上重重喘息,耳边恍惚传来电车广播的熟悉的声音:“乘客朋友们,欢迎乘坐本次列车,下一站是本次列车的终点站——镜花水月住宅区,请做好下车准备,我们下次再见……”

【完】